逆北

一些旧文@逆·自闭·北

【半路同程】『第三章』3.10(下)

一个第三章的尾巴。真难写,我是真的不会写了。叹气。


=====


后来,再回忆起自己的第一年省赛,周子言说,是遗憾和不甘。


小组赛的最后一场球,在席宇辰因伤下场休息的第二局,简朝带着大家杀出一条血路,以小组第一的成绩成功出线。


那日回去后席宇辰敷了一夜的药,但这种伤病哪有什么一夜康复的奇迹,他也只能习惯带着这种疼痛,把第二天的比赛打完。

第二天临出发前,简朝在酒店里帮他贴肌贴,这东西其实难说能起到多少支撑的作用,但真到了这种时候,哪怕有一点点功效也是好的。


简朝蹙眉看着他前后左右转了转肩,“感觉怎么样?”

“能动就没事。”席宇辰笑笑,扯一副无所谓的语气,“简队,放松点。”

忆起他上半年抬胳膊都艰难的情形,简朝无奈地劝:“还是让我们先打,实在不行了再换你。”

“嗯,看情况。”


他心里做好了不行就自己硬扛的准备,但经过一夜的修整,进入淘汰赛阶段,H大打得越来越顺。

顶替他上场的贾舒韩是在赛场上快速成长起来的典型,一场接一场的高强度的对抗磨砺出他作为队伍主心骨的气质,少年在漂亮的得分后振臂高呼,在几次进攻不利的情况下同队友说没关系再来,这种心理上的变化是在训练中很难获得的。

除了主攻线上人员相对稀薄,副攻、二传、接应都有可替换阵容,换简朝打主攻,以及两点换三点等之前演练过的战术都打了出来,老队员们在各自的位置上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最辛苦的是自由人沈轲,他不仅全勤在场,无数次极限救球更是对体能的巨大消耗,但肩负着“球不落地”的希望,他要给这支队伍提供最坚实的保障。


席宇辰上场的时间不多,只在比分焦灼时才被肖婷换上,短时间高效率的得分既振奋了士气,又不会给伤处造成太大的压力。


经过一夜的沉淀,周子言虽然依旧渴望着赛场,但他开始学会和这份不甘心共处,不再去过多的考虑能不能获得上场的机会。既然自己还是这个队伍的一员,那他就要尽到一个替补队员的责任,时刻观察场上的局势,给场上的队友必要的提点,把能做的事情做好,同时,认认真真的完成每一次赛前热身,做好随时替补上场的准备。

他不能自己把自己的路封死。


八进四,四进二,赢下两场比赛后队伍松了一口气,省赛前两名晋级分区赛,名额,他们已经拿到了。


最后的决赛在下午四点半,还有一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

“第一局还是简队打主攻吧?”看台上,肖婷和他们商量,“海大这个对手你们都很熟悉,今天这个阵容大家打得也不错。”

“海大新招的那个副攻挺强的,而且,上次之后,他们不可能没研究过我们这套打法。”席宇辰蹙眉,想了想,问,“婷姐,这次出来,你是不是立了军令状?”

肖婷警惕地转过头来瞪他:“这不关你的事,怎么,你想干嘛?”

“省赛的成绩是不是很重要?”席宇辰追问。


前两名就能晋级分区赛,这是对他们来说,但学校是要看成绩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天壤之别。

素来以好脾气著称的肖婷皱起眉头:“学校的压力不用你管,席宇辰我告诉你,这个时候上场,你想都不要想。”

席宇辰被她骤然严肃下来的语气说的一愣。当年在队里的时候,主教练让他带伤上场他气得半死,可如今,当带队的老师处处为他考虑的时候,他反倒想要尽一份力。

“歇了一天了,决赛让我打吧。”


肖婷重重叹了口气:“宇辰,让你带训练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其他的事还轮不到你操心,就算学校给的压力再大,也没到你冒着伤病的风险去拼的地步。”

心头像是被什么戳了一下,涌起温热的暖意,默了一会儿,席宇辰有点无奈地笑了笑:“婷姐,我们都是为了队伍好。”

“那你就相信队友,大家今天打得不错。”肖婷说,“这支队伍不可能一直靠着你往前走。”


她这话说的席宇辰又愣了愣神,青年侧过头来看她,从她的眼中看出了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坚持。

席宇辰将视线转向坐在自己四周的一众队友,过了一会儿,放轻了声音道,“你说的是,我明白您的意思,只是我总觉得还早,既然我还在,这两年我还能带着大家尽可能拼一个更好一点的成绩。”

肖婷抬手揽住他的肩,正想说点什么,就听青年犹疑了少许后又道,“但既然您提到了这个事情,那就让大家去拼一拼吧。”

肖婷就笑了笑,她知道席宇辰不可能没考虑过队伍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这个时候便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休息的时间过得飞快,身上的疲惫非但没有得到缓解,再起身时仿佛更提不起劲了。两天的比赛打下来,两边的队员们都面临着极大的考验。

而决赛采取五局三胜制,这场比赛,注定艰难。


场地一侧的看台几乎坐满了人,除了本校的学生,参赛的队伍们也几乎都来围观这场比赛了。

比赛在场外沸腾的加油声中拉开序幕。

方一上场,两边的状态似乎都有些欠佳,但几球之后便逐渐激烈了起来,海大是一只非常顽强的队伍,H大也没有认输,你来我往的交锋中,海大先下一局,H大连追两局后,第四局又以两分惜败。


第三局赛程过半时,周子言突听席宇辰问他:"换你上,敢不敢打?"

"我能打。"少年转过头来看他,眼眸澄亮。

席宇辰觉出他的声音不再似前两日那般带着迫切,而是多出几分沉静和坚定来。席宇辰拍了拍他,"准备一下,下一球结束后我喊换人。"

接着,他转头对肖婷说:"换主攻下来歇歇,我带子言把这场打完,我从一号位打,估计轮不上去。"

肖婷瞪他一眼,多少有点不愿,但最终还是由了他去。


"相信你的感觉,上去就下手打,不用留适应的时间,你不打就是对面打你。"站在场边等的时候,席宇辰在他耳边低声叮嘱,"加油,在我轮上去前把这场赢下来。"

"一定。"周子言说。


两天来积压的能量以及在场边耳濡目染来的赛场经验让他这次适应的很快,在场上高度紧张下每一次精准的动作都刺激着他最原始的兴奋,他也终于抓住了机会,在场上尽情释放自己的能量。短短小半场打下来,也累的像是跑了一次长跑。与之伴随的是久久不曾褪去的兴奋,他想,这就是这项运动最本源的魅力。


第四局则从23平一直打到了26:28,毫厘之间的较量,就看谁能顶得住这口气。

很可惜,运气也好,实力也罢,对方用一个压线球拿下了这局。


决胜局挑边是席宇辰去的,简朝坐在场边,披一件外套,撑着双膝,喘得厉害,身旁几位队友也同他一样,体能真的已经所剩无几,但最后十五分,每个人心里都燃着对胜利的渴望。

这个时候不再需要多余的言语,哨声响起后,席宇辰目送着大家上场。


对面拿到了发球权,第一颗球擦着球网过半场后直直坠落,沈轲接起后尹恒组织进攻。

从第一颗球开始,场上的形式就开始变得艰难。

从四比四打到七比八,对面先领先换场,席宇辰快速地叮嘱了几句,最后尹恒潇洒地留下了一句“订好了餐厅等我们”,席宇辰便冲着他们的背影喊道:“好好打”。

青年们并肩走上最后的战场。


鼻腔是从沈轲冲出赛场六七米救球时开始泛酸的。重新上场后对面抓了两个快攻,靠着身高优势与默契的配合,比分被拉到10:7,这个时候局面变得更加艰难,但他们依旧没有放弃。


沈轲救球后重重摔倒在地,队友们都追着他的方向跑,最后尹恒大喊着“我来我来”,向后高高将球垫回对面,场下周子言等人用力的喊着“还有还有”,包括摔倒的沈轲在内又快速的回归到各自的位置。

顶住了,就还有机会。

比分追到11:12,等待发球时他们累的几乎站不稳,每个人都能听到胸腔内心脏砰砰的跳动,却也只顾仓促抬起胳膊擦掉脸上模糊了视线的汗水。


场上的球依旧你来我往,边攻进攻不力后尹恒给到了后三,杨锐扣下一个暴力的长线。

13:13。


对面喊了暂停。

“婷姐。”席宇辰在反复犹豫后还是带着请求开了口。他知道,如果队友们能顶住压力、克服体能的极限拿下这场比赛,会是多么的意义非凡。他们会获得成长,也会留下难忘的记忆。可他不敢赌。

肖婷深深地望他一眼:“你知道我的意思,但是你决定吧。”

“杨哥,辛苦了。”席宇辰说,“交给我。”

杨锐带着粗重的呼吸和他击掌,又半拥着重重拍了拍他的肩。


12个人的手掌相叠着喊出加油后,席宇辰带着大家回到了赛场。

尹恒发球后对面组织进攻,席宇辰起跳拦网,硬扛下对方一记重扣,落地后深深蹙起眉头。


抗?还是下场?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千百个念头,表面却依旧熟练的和队友击掌庆贺。

这时候再换人势必影响队友的情绪,赛点球,疏忽不得。

他几乎在霎那间做了决定,在网前站好等着队友发球。


他熟悉尹恒,这个时候势必会再传球给他。就一颗球,他心里念着,扣下去了,比赛就结束。


上一记被拦后对方果然没再传副攻,主攻位突破拦网后,贾舒韩后排防起,席宇辰撤位准备。


对方的拦网已经跟了过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颗球是他的。空中看着尹恒的手形,席宇辰却挑了挑眉。

二号位,简朝扣球得分。


哨声响起,场下的队友们叫喊着冲上赛场,大家或站或跪,相拥在一起,分享胜利的时刻。


泪水糊了满脸,那一刻,周子言觉得好骄傲,又好遗憾。


====


总也写不出肆意张扬的少年和赛场,但真的很喜欢年轻人。分享两个视频吧hhhh


BV1nq4y1h7Ya

BV1PR4y1p7oe


我计划着大概正文再写两大章再开始搞席。尽量把他这个阶段的心理变化讲清楚了再接后边的故事。

彩蛋丢个开头~

评论(40)

热度(22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