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北

一些旧文@逆·自闭·北

【半路同程】『第四章』4.2

# 会去写一些很靠近现实的,现实到像在开玩笑的情节。这篇文其实最初设定的时候,就不是讲一个球队升级打怪不断变强的童话故事。所以才会引发一些列的各去各从

# 好久不见,这章有点难产。


===


4.2


从理疗室出来,青年神色倦倦的。室温略高,加之趴在床上,一不小心就昏昏欲睡。但睡又睡不实,银针通电后酥酥麻麻的感觉,虽不抵伤病发作起来时排山倒海的痛,却让他分外无所适从。

大夫又絮絮叨叨嘱咐了一长串,推开通外室外的门,南方冬日里带着潮湿的寒风终于吹得他一哆嗦。


第一个疗程做十次,今天是第五次了,每天往返将近两小时的路程,加上治疗的时间,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愿意这么折腾。


蹙着眉走了一段路,稍稍适应了室外的温度后,席宇辰吐出了胸口闷着的那一团浊气。

掏出手机,因为一段时间的失联,社交软件上又堆积了不少消息,清掉各个课程群的小红点,未读消息翻到最底端,肖婷老师给他发来一张截图。


点开看,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皱起来了。

新一年体育类特长生招生简章,排球项目没有出现在招生计划上。


一瞬间觉得不可思议到了像是在开玩笑的地步,席宇辰甚至对着截图发出了一声哧笑,接着,手指下意识的点开了语音通话。

对面很快接了起来。


“婷姐。”没有多余的寒暄,青年直截了当地问,“这是什么意思,是已经定了,还是在讨论阶段?”

“官网已经发了。”肖婷说。她得知消息也不过几天时间,省赛回来后一直在为这个事情跑上跑下。

“怎么会……”席宇辰的声音里带了颤音,“怎么这么突然……不是,为什么啊?”

“学校本来就在压缩体育特招的指标,加上田径那边谈妥了几个成绩不错的学生,明年是大运年*,还有全运会也在我们省办,照院里的意思,还是要指望着招几个拔尖的,倒时候多拿点成绩回来。毕竟,后续的经费支持、政策倾斜,都靠着这个成绩。”

(*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


为了总体的奖牌数,去分掉弱队的名额,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可是球队如今刚刚起步,这么搞,可能刚走上正轨就要翻车。席宇辰叹口气:“说到底,还是怪我们上个赛季没打进国赛。”

“不能这么说,宇辰,个人项目毕竟是要更容易出成绩,只要能招到高水平的学生,所以学校肯定愿意做一些驱利的选择。但团体项目的意义不一样,如今这个成绩背后意味着多少努力你我也都清楚。”


电话里沉默了挺长的时间。安慰的话谁都会讲,但就算道理上能理解,谁又会不希望自己所热爱的事情能得到更多的支持呢?

席宇辰看着人行路上花花绿绿的地砖,不抬头就永远是重复的色彩,“嗯,我知道了,婷姐。”

“宇辰。”越平静越是有事儿,肖婷不放心地唤他。

“没事,那就这样吧,婷姐您也辛苦了。”电话里席宇辰换了一副轻松的语气,“先挂了婷姐,我在路上,冻手。”


一路上杂七杂八的想着一些事,走到学校进了体育馆时,简朝已经带着队友们在练专项了,是在抠进攻和拦网技术。席宇辰远远站在门口,看着场上的队友们。


副攻谢淼和徐永辉在一扣一拦,两位大四的学长,是球队非常依赖的攻防力量。主攻杨锐正给周子言拆解自己打直线的动作细节,他一样是陪球队走了四年的队员,尽管后来有席宇辰有贾舒韩周子言等等主攻冒出来,但他从大二开始就一直作为主力在打,每一场比赛都功不可没。还有接应刘浩楠、二传杨瑞捷,他们在简朝尹恒顶上来后心甘情愿的让出了更多的上场机会,但不曾缺席过一次训练,他们是场上遇到困难时可以随时换人换战术的保障,是这支队伍的底气。

五个人,明年他们毕业后谁能快速顶得上这些位置?就算有特招都难说,更别提寄希望于从普高生中拔出这么多尖子。


挂了电话后肖婷老师又陆续给他过来了几条消息,劝他说没准这么搞,明年体院整体成绩上去了,总的指标多了排球项目也还会继续招。政策这个东西本来就是年年在变,你看前年他们健美操队拿全国前三呢,去年也是说不招就不招了,然后今年又分了两个名额……


话是这么说,可一年两年的人才断层几乎就可以葬送整支队伍,或许,再往长远看,他愿意相信H大的球队会在几十年的积累下有更好的成绩更丰厚的文化,但就当下,他几乎可以预判,前后几年内,今年,都会是队伍整体实力最强的一年。

这是他用两年多的时间精力拉扯起来的队伍,把成绩推上一个里程碑的机遇在面前,他要不要去抓,答案显而易见。

更何况,这支队伍里有和他共同成长的队友,他为球队付出过多少,其实,就在点点滴滴中从这些队友们身上获得了多少回馈。他想拿到的成绩,是有这些人参与的成绩,他要给每一个跟着他流泪流汗的队友们一个圆满的答案。


就在那一刻下了决心。

还动什么手术,就算有一丝希望,他也要和大家一起把这一段路走完。


在门边站了有一会儿,他暗自攥了攥拳头,进更衣室换了衣服。

没打扰队友,他在门边的一面墙上,拿一颗球用左手重复起扣球的动作。


猜队友们会循着声音注意到他,但席宇辰没多说话,身后大家练球的声响便也没停。他知道大家会在短暂的诧异后继续手头的训练,自己也专心于感受左手包球的感觉。


直到球队中场休息,简朝走过来看他。简朝几乎轻而易举就猜出了他这是不肯做手术了的意思,伸手截住了从墙壁反弹至半空的球,打断道,“真打算练左手?”

“不知道。”席宇辰说,“还要看这段时间的治疗效果,恢复不好的话拦网也是问题,不是打左手就能解决的。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随便练练。”

近一年已经少见他闲道折腾自己,简朝敏锐地问,“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先训练吧。”席宇辰说。


训练结束,还没等席宇辰想好怎么和大家说,训练馆里便炸开了锅。

大家三三两两坐在场边拉伸放松,刷着手机的时候便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其他运动队同学转发的招生公告,一时间,被轻视被舍弃的愤怒与危机感将他们环绕。

先是一番抱不平的声音,接着,尹恒率先拍着地板道,“nx的不给指标难道我们就完蛋了吗,明年先打出成绩给他们看。”

贾舒韩跟着说:“就是,咱队里普高生哪个不是个顶个的强。”

尹恒看看席宇辰又看看简朝,吐槽道,“但咱普高生好像都不太是人。”

队里便一片哄笑声。

席宇辰拍拍手,“行了,做我们能做的事,把接下来的比赛打好。”

下面响起一片“遵命”。


打出点成绩给他们看看的念头在他们心中生起,晚上回去后,球队的群里弹出尹恒一条消息,“晨跑有人吗?”

天凉了,又到了学期末,队里往年都不会在这个阶段多做要求。但到了冬天,也是拉体能的好时候。

席宇辰坐在桌前,看着聊天界面里很快刷起了一排 “行啊”、“走起”、“球场不见不散”,打字时指尖竟带了颤。

一句话删删改改的功夫,屏幕上又弹出了好几条消息,打眼扫过一个个熟悉的头像,他就知道队里的每个人都回了消息,解释的或是煽情的话明显不需要再多说,最后,席宇辰开玩笑的跟上一句,“六点半我看谁迟到”。

群里静了三秒钟,尹恒大胆的挑衅他:“可没说带你啊老板。”下面很快刷了一排+1。

席宇辰笑骂一句“大胆”,放下手机,情绪被大家闹的明朗了起来。


第二天,席宇辰谨遵医嘱,尽可能减少肩关节一切的活动,但依旧早早爬起床来了球场。

六点半,站在他面前的,是熟悉的、整齐的、朝气蓬勃的队伍。

他拍拍简朝的肩让他带队出发,晨光下,队友们的身影在他眼前跑远。

这一会儿他分外闲得难受,便拐进力量房练一练下肢。与此同时他开始想一些更远的事情,过两年会接着招当然更好,但如果不会,这支球队,还要不要了?子言,以及在之后,会有人能把这支队伍带下去吗?


没到他练完,朋友圈被队友们刷屏了一波鸡汤文学。


“没有什么能阻挡,排球,一生信仰。”

“如果明知无人看好,你,还要向前走吗?”

“说真的,晨练,就现在,来不来?”

“我们向着光,我们在路上。”


配着朝阳下晨跑的照片,这是他们的态度。


===


# 尹恒骂的那句nx是“娘x”,尹恒,我男神。


# 怕没写清楚再多嘴解释下,席宇辰不做手术是因为康复时间来不及,现在时间线11月底,分区赛来年三月初,也就是间隔三个月,手术了到时候肯定上不了场,但保守治疗没准有戏。

评论(36)

热度(20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2. S.逆北 转载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