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北

一些旧文@逆·自闭·北

【半路番外】『羇旅客』01

# 老天爷我终于对小席动手了。

# 长篇番外但没准会坑预警。没有存稿更新随缘预警。涉嫌剧透预警。请酌情阅读。


====


席宇辰最近剃了个头,板寸的发型把他衬出一种少年人的英气,还带出了几分凌厉之色。

他今天没骑车,在附近咖啡店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出门,走上这条再熟悉不过的路。

这一次见面是他约的,在林耀荣纡尊降贵磨了他一年之后,见面的地点终于约在了省队的会客室。


过去的五六年间,他都不曾想过,自己会怀着这样一种心情——紧张、憧憬、还有几分源自未知的忧虑——这些很少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走进省队训练基地。


他穿运动服,背了个双肩包,打扮的像个高中生,收了平时那股吊儿郎当的劲儿,板正的甚至有点乖。


还是来早了,路过训练馆的时候看到里面灯都没有亮,再往前走,叩响了林耀荣办公室的门。


里面响起一声洪亮的“进”,一听就是训练场上吼惯了的声音。席宇辰没忍住笑了笑,见到的熟悉的人,因臆想而生出的复杂情绪在推门走进去的短短几秒钟之间稍稍松弛了下来。


林耀荣抬头见是他,合了手上的本子,站起身,“臭小子来得挺早,走吧,去隔壁坐……不是你笑什么。”

“我在想以后估计会常来你这里。”席宇辰说,“而且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

林耀荣把手里的文件夹拍在他脑袋上,笑骂:“那今天先好好享受隔壁会客厅的沙发。”


林耀荣走前面,按亮了屋里的灯,又翻出来两个纸杯去给他接水。席宇辰陷在沙发里,手机静音了扣在身边,看着面前男人的背影。

他其实一直以来感谢于男人对他的看重,无论是最初的躲避,还是后来掏心掏肺的交流以及不慎爆发出的激烈争执,男人一直知道能打动他的东西是什么。如今他答应回来,实则就是在交付一种信任。


林耀荣把两杯水放在茶几上后,看向坐在自己侧对面的年轻人。


一周前,H省在联赛中一连吃了三场败仗,遗憾止步四强。他们是曾经争金夺银的队伍,这两年却有些走下坡路。那晚林耀荣在采访中表示,队员们和教练组都尽力了各自的努力,队伍接受所有的批评,回去后会查补问题,艰苦训练,但请网友不要对队伍里的任何一个人进行恶意攻击,有不满的情绪,冲主教练来。


赛后第二天,之前这个油盐不进的臭小子突然一改平日里嬉皮笑脸喊他“老林”的模样,规规矩矩发来了一句,“我答应您,林教练”。

这一声“林教练”喊的他触动,比起欣喜、欣慰,那一刻,他其实是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除此之外,还生出了多一重的担忧。


他知道年轻人这一步迈得不容易,虽然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劝了他一年两年,但纵使年轻人最终都没有答应,林耀荣其实也不会有什么二话。


他想挖人,一是为了球队,二也是怀着老父亲的心态想给年轻人创造一种可能,但怎么说,这都是他的一厢情愿。最终的选择权,在席宇辰。


席宇辰被他看的发毛,终于忍不住笑道,“别看了,林教练,我今天人坐在这儿了就不会跑了。”

林耀荣没理他的玩笑,郑重地问他:“真想好了?”

“我不会一年的时间还想不清自己回来要面临什么。”席宇辰淡然道,“包括再受伤,包括恢复不到较高的运动水平,包括最终没有拿到足够多的满意的成绩,既然回来了,我是想尽我所能把这条原本的人生轨迹走完。”

笑了笑,“当然了,我还是相信自己能做到才会答应回来。”


话音落下,林耀荣依旧看着他没有接话,顿了两秒,席宇辰拿过自己的书包,从中抽出一个夹着几张a4纸的抽杆夹,顺着茶几推过去。

“我也有五六年没有正儿八经练过了,能力和省队差的比较远,回来其实是属于破格入队。所以,应该是我问问您,您看我能够到您的标准吗?”


林耀荣拿起他推过来的文件夹,扫了一眼标题后挑眉瞪了回去。

倒霉催的,这小子给了一份自己各项基本能力的数据以及分析报告。


“新测的,不一定百分百准,但应该可以做个参考。”席宇辰解释说。


“我用你给我测这玩意。”林耀荣把文件对着他的脑袋砸过来,劈头盖脸骂道,“你他妈自己那伤什么情况自己没点数吗?给我整这些有的没的有个p用?”

席宇辰把文件捡回自己手里,哄人似的笑道:“所以那我有几个测不了的数据不是空着了嘛,招人咱该走的流程还得走是不是……”

“席宇辰我告诉你。”林耀荣哪还有刚见他那会儿的和和气气,火力值蹭蹭蹭的上涨,“你他妈的从今天开始再折腾你那个伤再自己给我瞎搞,你给我等着我就是抓个副攻来传球我也不用你,我就是把你扔进河里喂鱼也得打肿了再扔……”


席宇辰被他骂得差点“扑哧”一声笑出来,缓了两秒钟才顽强地接着表达自己的观点:“别啊老林别从今天起,我的想法是我先去手术,伤养好了健健康康的再滚回来和您签合同。”


“倒霉催的我差你一个手术钱,你他娘的给我滚到老子眼皮底下治疗康复,不盯着你病房的门都能让你拆下来练举重。”林耀荣一顿输出之后,喝一口水,目光落到自己刚刚拿进来的文件夹上,拿起来拍在了他面前,“让你气的我脑子疼,拿着,我这儿也拟了个协议给你,看看没问题就搁这儿赶紧签了吧。”


席宇辰没去翻这个文件夹,等面前的男人顺下了两口气重新靠在沙发上,方才开口。他话音平稳,目光澄澈且固执,“您知道,手术效果不佳,不能完全康复的风险是有的,这个风险不应该您来承担,我之前的资历,也没达到这个地步……”


“闭嘴。”林耀荣毫不客气地打断他,“先看。”


====


林耀荣给他了个啥,其实之前的番外里写过了,为了剧情完整下章进行一波扩写。


林耀荣,刚开始想和人促膝长谈弄清楚他到底出于什么决定了回来,虽然自己很想让他回来但还是怕他冲动做傻事。但最后被气的只想先把人弄进来有什么问题再慢慢处理。不然他想管人但是可能管都管不到只能被气的干瞪眼……


席宇辰,答应了要回来就完全收了没皮没脸的模样,非常摆正位置非常规矩非常周到(这该死的魅力),就算你要破格招我也要先了解一下我现在的实际能力再做决定,不要花钱养我这个废人半年落人口舌,我自己能治伤不用你管……


(手舞足蹈的煽动大家磕磕这两个人。好久不搞师生文学的我好兴奋


评论(46)

热度(17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