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北

一些旧文@逆·自闭·北

【半路番外】『羇旅客』02

过去的五六年间,离开了专业的环境,虽然他仍保持着锻炼的习惯,但这点运动量,怕是连队里的一成也达不到。

有些苦,不是下定了决心去吃就能吃得下的。席宇辰心里知道,这次回来,不会是一件容易事。

教练自然更明白这些事情,所以,他以为,林耀荣会给他一份队员守则,什么小到不能偷懒缺训喝酒打架,大至不许发表不当言论不许私自出去约球……或者,再怎么说,也应该是一份训练规划,给他讲明白什么阶段练到什么水平,好让他一门心思地往前冲。


可他却在翻开文件夹的时候愣住了。


一张a4纸,当头写着“协议书”三个大字,下面分门别类列出好多条目。


甲方,H省省队;乙方,席宇辰。

开头讲起草原因,先是一句“以保障运动员身体健康为最根本目的”,再跟着一句“为确保运动员放心投入训练”,说了些看着挺有道理但通常不会由省队来讲的话,然后就开始开条件。


“手术费用及后续康复由甲方全部承担,若术后康复效果不佳,乙方有权提出终止运动员合同。”

“甲方不得要求乙方参加任何可能对伤病并造成影响的训练以及比赛,直到乙方右肩伤病完全康复,乙方伤病恢复情况由医院开具证明为据。”

“乙方因身体原因不能参加训练或比赛,在持有医院证明的情况下,甲方不得进行任何强制行为。”

“乙方对训练及比赛的任何疑问均可与甲方沟通,甲方需认真听取相关问题并予以解决。”

……


席宇辰看的瞳孔地震。

他想说点什么,开口的时候却没说出话。


“从开始对你发出邀请的时候起,我就在草拟这份东西,我说过我会给你看到我们的诚意。”林耀荣观察着他的反应,笑了笑,“当然,我其实也一直在想,我们可以做到什么地步。这些至少是现在我能给到你的东西。”

“您这都是哪跟哪儿啊?”席宇辰缓过劲儿来,扣上文件夹原封不动给他推了回去,“您这是跟我开玩笑呢。您可别啊,我是来给您当队员的,又不是来当大爷的。”


林耀荣蹙起眉。


两个人僵持,过了几秒,林耀荣先动,他拔开笔帽拍在文件夹上,又推过来了。

席宇辰颇为无奈:“您这是干嘛,谁不知道您林教练的手腕啊。说句僭越的话,你该考虑的是我应该做到什么地步,而不是我受不受得了。我回来了,当然就做好了被管着被折腾的准备。况且,说实在的,我现在要啥没啥,也不值得您做到这个程度。”


林耀荣吹胡子瞪眼道:“我什么手腕?这话不能乱说啊,谁还不是混口饭吃,我可不想被下课。”

“可我不是回来混口饭吃,我是真的想打才回来的。”席宇辰正色道,“老林,别管之前怎样,竞技体育,不心狠没成绩,这件事我是认可的。”


林耀荣本就在提防他这种决绝的态度,当即怒道,“什么算心狠?为了成绩带伤上也算?”

抿了抿唇,席宇辰道:“如果有必要。”


林耀荣心头一阵火起,问他:“这个字你签不签?”

席宇辰避开了他的追问,轻描淡写道:“医院我在联系了,不用队里。”

“康复也不用?不用我管你到时候要是康复出事了我特么找谁去?再说合同你不签,康复期间其他内容练不练了?留给你的时间一共有多少啊,还嫌自己耽误的时间不够多吗?”

“那倒不是,该练的您安排呗。”席宇辰笑,“我又不是非要签了字才会听您的话。”

“听话你特么倒是把字给我签了。”


嘶……席宇辰好一阵无语。

这是什么啊?他俩这是在这干什么呢啊??这不是省队吗能正常一点吗??他签了这玩意是让他在队里当老大的意思吗??他疯了还是老林疯了啊??


林耀荣看他,席宇辰看地板。


林耀荣问,“你是不信我能做到,还是觉得这里面的内容没必要?”

都有,所以确实没什么签字的意义。

席宇辰说:“那您又为什么一定要对我搞特殊,因为我拒绝了您太多次吗,还是因为之前的事?”

“高强度的训练本来就需要双方的信任做支撑,你不是从小被我带起来的运动员,说白了我们之间没什么感情基础。”林耀荣说,“加上你之前有一些不好的经历,以及你要面对的艰难的恢复期。我们需要一个东西来建立信任。”


席宇辰沉默了半晌,说:“我坚持我的观点,林教练,您也说了,我要面对一个艰难的恢复期,那个时候我们之间追求平等合适吗?我跟您说我难受练不了了您怎么办啊?我不是说曾经心里有怨气想从您这儿找补点儿什么才答应回来的,我是真的想做成这件事。”


“我嘴上跟你说说不通是吧?”林耀荣被他气得直瞪眼,“你就偏要告诉自己,职业运动员就要为了成绩什么代价都能付?你疼了累了我逼着你练你也一定要受着?我气不顺抽你一顿你也受?”

席宇辰说:“如果您觉得有必要。”

林耀荣说:“行,你过来。”

评论(20)

热度(16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