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北

一些旧文@逆·自闭·北

【半路番外】『羇旅客』03

席宇辰跟在林耀荣身后,又回了隔壁的办公室。

他觉得他或许能明白老林的意思,但好像又不是那么明白。

于是他决定听听看。


林耀荣拉抽屉,从里面甩出一根教鞭,然后指指桌子,“来,撑这儿。”


倒是挺多年没捱过教训了,席宇辰顿了两秒,从善如流地撑了下来。


啪!一点儿准备时间也没有,火辣的疼就在身后炸了开。

席宇辰没出声,身子明显绷了一下又放松。


林耀荣道:“肩膀没好就单手撑。”

“不碍事。”席宇辰语调平稳。


啪!又是一棍子。


“我让你单手!”


那行吧,单手就单手,也不知道谁难为谁。席宇辰收了右手撑在桌上的力道,虚虚搭在左手手腕上,顺便提醒自己别再胡乱借力触了老林的霉头。

身后两道隆起的愣子扩散开锐利的痛,他隐约觉得,今天这顿不会好捱。


啪啪啪啪啪,这念头还没落下,林耀荣抬手先给了他五记。


密集而激烈的痛在他的心中激起了些许波澜,即便外表控制的很好,他承认,这种感觉,不好受。


林耀荣在这时候问他:“乐意被这么管着?”

吐出一口气,席宇辰还是那句话,“如果有必要。”

“冤枉了你也认?”

“……没什么冤不冤枉的,您带队您说了算。”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林耀荣扬手,五下之后又五下。

他没控制落点,交叠着的鞭痕附加出数倍的痛,连片的火辣更灼的人心焦。撑在桌上的人大概是默不作声地皱了皱眉,但身形依旧控制得很好。


林耀荣看着他利落的新发型,“跟我交个底吧,到底为什么突然答应我回来?”

“您非要听实话?”

“你不说,我不敢管你。”林耀荣说,“既然回来了,我们先把你的心理问题解决好。”


身后的疼痛没有丝毫消减,席宇辰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笑笑:“您放心,我不是因为看到队伍这次失败而一时冲动,我又不是什么救世主,如果非要说,这次的失败是导火索吧,但真正打动我的,是队伍面对失败面对困难的态度。”

顿了顿,他说,“您要是非逼我说句真心话,如果不是您带队,我不会回来的。”


林耀荣问:“所以,现在回来了,就做好了不管我把你怎么样,你都乐意受着的准备?”


青年默了半晌,却见身后的棍子没再赶着落,他犹豫了又犹豫,还是坦诚道:“我当年离开的原因,被压榨是其次,就算是队内氛围好,大家一心为了胜利,那带伤上场我也认了。可不是这样的,体育本身应该具有的公平与团队,这些最初吸引我的东西,当时的队里给不到我。”


这些话说出口不容易,那些当年的事情,即便他平时装得再洒脱,也很难真正释怀。


“所以你就觉得,为了团队,带伤没关系,毁了前程也没关系?”

“现实不是这样吗?”


这一声尖锐的反问惹恼了林耀荣,他手起鞭落,凌乱地砸下了一连串。


情绪上来之后,再叠加的疼痛开始没有那么好忍。

空气中响起压抑的喘息。


林耀荣在这时突然放软了口气:“可能你不信,但是,说的有情怀一点儿,宇辰,回来了,我还是希望你能享受赛场。”


青年身形微微一晃,却还是固执道:“真到了队伍生死攸关的时候,您和我谈享受赛场吗?林教练,有些事情,也不是您一个总教练可以决定的吧。为了成绩,有些代价是必须要付的,为此尝一些痛苦,我是不反对的。”


“你是非要试探我的态度吗?”林耀荣的温和即放即收,一手按着他的腰,接着,教鞭更狠厉得砸了下来。


啪!啪!啪!


“真的不委屈吗?”林耀荣逼问他,“为什么你又一定要把委屈自己咽下去呢?”


疼……已经到了难熬的那个点。一道又一道的伤痕在身后铺开,把人撕碎了抽散了的鞭痕似乎也在问他,你为什么要忍受,为什么?

席宇辰右手抓住了左手腕。


林耀荣接着说:“你知道你为什么不敢签这份协议吗,你是对自己不确定,你怕自己到时候真的受不住。你并没有从受过的伤害中走出来,但同时又真的想取得一点成绩,所以你宁可把权力让给我,甚至不惜以自己可能会受伤为代价。这就是你想清楚了你能回来的原因吗?”


教鞭接着落,一下,两下。啪——


席宇辰像是被击中了,先是猛地绷紧身子,接着,他开始一阵一阵的发颤。


林耀荣把教鞭甩在桌上,说:“起来说话。”

席宇辰愣了一下,然后猛地吸了吸鼻子,站起身,眼眶能看出泛着红。


“你嘴上说因为我才回来,但你真的信任我吗?”林耀荣没强求他坐,自己拖椅子坐下了,“不信任不一定表现在反抗,也有可能是带着情绪的顺从,我想你之前就是后者,由此引发的结局你自己也看到了,怎么,这次回来还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吗?”


屋子里沉默了好久好久,席宇辰斟酌着开口:“但就像您所说的,我确实对自己不确定。”


“所以我希望你首先能从观念上转变,而不是一味的强迫自己。现在把这份东西签了,剩下的事情,我做给你看。”


席宇辰抬头看他,林耀荣便又把这份协议翻开推到他面前。

席宇辰犹豫了半晌,说:“您改一下,把最后一条去掉,我签,不然,这个权利太大了。”

“你都还没跟着我就在这里说权力大。”林耀荣笑,“我们讲清楚,伤,必须养好;难受,不许硬来;有问题,即时沟通;我保留教训你的权力,但同样,你随时可以说不。你觉得行,就签字。”


“您能带我练回来吗?”席宇辰问。

“能。”回答他的,简短而肯定。


席宇辰咬了咬牙,接过了他手里的笔。

评论(21)

热度(22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