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北

一些旧文@逆·自闭·北

【半路番外】『羇旅客』04

没写出啥内容,随便写写,大家也随便看看吧。开番外是因为正文比较耗费心力,搞不动了就搞搞这个,下一更更正文~


========


答应了林耀荣后,席宇辰回学校处理了些休学手续以及球队的事情,同时也在省队和父亲的帮助下联系医院做检查。直到第二周,他搬进了省队宿舍。

林耀荣让他和江海住一屋,这是他当年在队里时最好的朋友,在他这次下决心回来的过程中其实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当年帮你收了东西寄回家,这又把你接回来。”江海等在省队门口,帮他从后备箱里把行李搬下来,笑着调侃。

“还不是你当年说帮我拿冠军也没拿到,那没办法我只能亲自来。”席宇辰怼他照旧不客气,因为身上有伤,便心安理得的由着对方帮他搬东西。


“生活和训练用品都帮你领回来了,你看看其它缺什么先用我的也行,诺就是这间。”电梯升到五楼,江海推开左手边第一间房门。

“谢了,海哥。”席宇辰拍拍人的肩,把垮在左肩的背包甩在空床上。

江海帮他把箱子放在门口:“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训练了,今儿个你去吗,还是先歇歇?”

“去吧,等我换身衣服就下去,我得去和老林报个到。”


说话的功夫,门口探出几个脑袋,都是当年一起的队友。看到席宇辰剃的新发型,屋子里爆发出一片爆笑。

一个队友说:“辰哥你这是刚出来。”

席宇辰便也跟着笑,我这分明是进来了。

大家又笑成一片,调侃道:“果然没人逃得出老林的手掌心。”

“回来了好。”笑过之后,兄弟们过来揽着他的肩膀,捶一锤胸口,一个眼神,没说出口的话,就都懂了。


把几人赶出去,席宇辰简单收了收东西,捡出球衣水杯毛巾种种训练用品塞进包里,和江海打了个招呼便要先过去。江海笑他说,你现在不收拾好,晚上回来了可就没力气收拾了。席宇辰挥挥手说不碍事。


林耀荣照旧在办公室等他,这次拿给他的是训练计划。

“这是我们队的体能教练胡杰,这段时间他带你恢复。”林耀荣把坐在旁边沙发上的男人介绍给他,“你先看看计划,术前不给你安排太大的量,有什么问题可以提。”

席宇辰接过文件夹,这段时间主要是核心和下肢为主,他大致翻了翻便点头道:“我听您的安排。”

“正好这段时间把下肢能力抓一抓,照你之前给我的数据可不太行。”林耀荣说。

“您不如直接骂我长得矮。”席宇辰笑。

“知道就给我把能力练上来。”


林耀荣手头还有些事情要忙,简单交代了几句后,胡杰便先带着他出来了。


“老林说不给你安排太大的量,但实际练起来也不会轻松,今天我们先看一看你的程度,做不下来也没关系,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我明白,训练哪有轻松一说。”席宇辰道,“胡指导,我配合您。”


器械室是在球馆对面的一个小屋,胡杰带着他做了充分的热身。

很久没有这么到位的练过了,身体上给的反馈非常直接,心跳、汗水、酸胀,都是熟悉的让他心安的东西,席宇辰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水,冲胡杰示意自己ok 。胡杰便拿来了训练的器械,讲解动作要领,指导他摆好姿势。


一些针对性的训练动作,每个三组,每组15或20次不定,胡杰通过读数控制着频率,时不时提点他身体上发力的位置。


身上的负重不轻,肌肉很快就有了的感觉,席宇辰控制着呼吸,一次一次完成得非常认真。


“还不错,来,最后一次,控住了,坚持一下……再坚持五秒——3、2、1,好慢慢收。”胡杰稍稍托着他的脚腕借了个力,保护着他收了动作。

呃……席宇辰缓缓松了吊着的那口气,躺在垫子上等着胡杰接下来的安排,后边按计划还有不小的量,但他自己也知道,客观来讲他的肌肉反应不是很好。精疲力竭、一点儿也动不了的疲惫,这些都是他非常习惯的,日后也将持续经历的每一天,绝对谈不上好受,就连他也要吃力坚持。他稍稍分了个神,默默评估着自己的心理状态还算不错。毕竟,对职业运动员来说,这些就是日常的工作,不是什么惊天动地靠逼着赶着才做的下去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多的自我感动。


歇了一分钟的样子,胡杰道:“再来一组,还是十五次。”

席宇辰轻轻应了一声,然后摆好姿势。


一次、两次,八次之后算是过半,十次之后还有三分之一,枯燥的重复中,他习惯于靠着这些暗示给自己打气,十五次之后清零,还要经历很多这样的重复,但这个时候想得太远容易泄气,便也只想写把眼下的动作做好。


按着计划一个个过,中途席宇辰因为力气透支松了两次劲儿,胡杰都迅速的接住了他,没多说什么,只是扣掉了数量接着记,也根据着他的状态实时做了些调整,两个人第一天的磨合还算顺利。

到快要结束的时候林耀荣进来看他,席宇辰正靠在墙边座椅上小口喝水。

“还行?”林耀荣问。

练过的地方都被榨干了力气,就连坐下休息的时候都是胡杰扶了他一把。席宇辰笑了笑,换上一副轻松神色,“够味儿。”

“德性。”林耀荣瞪他一眼,“结束了来馆里,看看队伍打对抗。”


末了,胡杰又带着他做足了拉伸,躺在地上,倒是被抻的发出了几声呻吟,胡杰笑他,席宇辰也不收敛,多少存了些放松情绪的意思。

出了力量房,席宇辰自己去了球馆,林耀荣站在场边盯着大家打对抗,席宇辰便站在了他旁边。


看了一会儿,林耀荣转头问他:“什么感觉?”

场上形势看的人心急,以队员身份站在场边,就更忍不住代入如果自己在场上,席宇辰笑了笑,道:“有点手痒。”

“别给我乱动心思啊,手痒就赶紧康复好了滚回来。”林耀荣瞪他,顿了顿,道:“所以,你现在知道了我为什么执意让你回来?”

队里的二传确实存在很大问题,带了队伍六七年的老队员年龄上去了,小队员又顶不上了,整个队伍串联不起来,很多战术都打不出。

“您就那么信我。”

“我信我的眼睛。”林耀荣拍了拍他的背,“知道了我的意思就好,好好康复,等你回来。”

席宇辰笑了笑,这次没再推诿,“好。”

评论(20)

热度(14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