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北

一些旧文@逆·自闭·北

【半路番外】『羇旅客』05

晚饭吃了挺久的时间,吃得不多,但速度很慢。席宇辰不是习惯在面上表露出什么的人,即便一点胃口也没有,依旧不动声色的把餐盘里的东西都吃了下去。

来队里有四五天了,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不顺,就算是做足了心理准备,可比预估更艰难的现实,还是让他的内心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江海等他吃完才一起出了食堂,走入春日柔和的晚风中,疲惫与苦闷终于在四下无人的夜间小路上悄悄卸下了伪装,两个人不自觉放慢了脚步。


“听说下午闹得不太愉快,怎么搞的?”

“我有点着急。”席宇辰自嘲地扯了扯嘴角,“身体跟不上了,但缓了缓又好像还行。”

“别看胡导年轻,老林既然请他来,你信他。”江海拍拍他的肩。

“我知道。”席宇辰仰头看着天空,天边只能瞥见最后一丝夕阳的余晖,他又重复了一遍,“是我急了。”


即便走得很慢,身上依旧是脱了力的难受,这种感觉无时无刻不让他想起下午那份再怎么咬牙也撑不住的无力感。酸痛、颤抖、抽筋,训练不得不几次中断,胡杰扶他停下来歇歇,缓过了劲儿后他还想继续,却被强硬地叫了停。

胡杰个子不高,但身材精壮,默不作声看着你的时候,不怒自威。

两个人对视,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席宇辰把搭在肩上的毛巾甩在凳子上,破口道:“老子他妈的能练。”

这一声吼惊得旁边训练的人都扭头看他,而胡杰没做声,只由着他自己冷静下来,帮他做了放松。

席宇辰自己在力量房里生了会儿闷气,不是不理解教练,就是忍不住和自己较劲。


晚上的时候胡杰去找林耀荣,说有点担心他的状态,建议林指导有时间去看看。

训练时那点破事早传到林耀荣耳朵里了。臭小子,他骂了一声。


沿着楼下的小花坛散了会儿步,回了房间后江海去洗衣服,席宇辰靠在窗前,出了会儿神儿。书桌上有下午出门前没有收起来的草纸,他照着图纸描摹下的健康的骨骼与肌肉,职业运动员会学习运动生理,他更是久病成医,对比着自己的x光片,不知道看了多少遍。

桌子一角放着一个训练用球,是他小时候离队的时候带走的,后来习惯了让它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他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在排球表面熟悉的质感中怔怔的出神。


房门被人敲了敲,刚好江海从洗手间走出来,顺手开了门。

是林耀荣。

江海意外地唤了声教练,林耀荣点点头,径直走到席宇辰面前,不见外地拖凳子坐下。

席宇辰下意识蹙了蹙眉,可能是思绪骤然被打断,还没有从情绪中抽离出来,“您找我?”

林耀荣挑挑眉,“坐。”

席宇辰便在床边坐了下来。


林耀荣抬手,不轻不重地拍了拍他的脸,“脾气不小。”

席宇辰没动,心里异了一瞬,就反映过来是什么事儿了,他抿了抿唇,低声道,“对不起。”

“去和胡导道个歉。”

“我明白。”


林耀荣便没再多说,从桌子上拿起刚刚那个被他盯了许久的人体解剖图。

“后天晚上的飞机?”

“嗯。”席宇辰点头道。

手术的大夫最后是父亲联系的,去北京做,因为走得太远,队里分不出人手陪他,只能给他请护工。

林耀荣看了看他,然后目光又落回到手里的图纸上:“胳膊不疼吗,你还画这东西。”

“还好,最近康复做下来,活动范围好多了。”席宇辰笑笑,“我也不是一次画完的,画了几天呢。”

画纸上有被手心汗水浸湿又干了后生出的褶皱,席宇辰目光落在上面,自己也觉得有点好笑,他说不清自己描摹的时候在想什么,去了解病痛的原理为了更好的恢复,还是单纯的想获取一些精神力量?反正就是没忍住在做这样一件事情。


“你其实是在担心手术吧。”林耀荣说。

席宇辰挑眉,下意识嘴硬道:“没,拖了这么久,快点做了好。”

“没你这两天动不动就急。”林耀荣瞪他一眼,“练个素质至于让你这样吗,谁跟我说没什么练不出来的呢。你怕得是伤恢复不起来。”

席宇辰攥了攥拳,没做声。


是会害怕的,因为躺在手术台上一切事情便不再受自己掌控,他不愿在这种事情上露怯,却无法避免在一次次闭上眼睛后想起伤病反复发作反复加剧时的撕心裂肺。

自从伤了后好像好多事情都不再能顺着自己的意思而只能顺着伤病的意思来,身体上给一点反应,他便什么也不敢做了,这两天康复的情况没有达到预计,一点点细微的差距就让他产生了巨大的恐慌,不敢和伤病较量,便只有在其他地方练不好的时候加倍的发泄出对自己的不满。


他没想到林耀荣就这么戳破了他的心事。

这些话他不想说的,他只希望伤病快些好转,然后能去尽全力的做一些事情。林耀荣把他签进来,这些期待他付不起。

可如果手术的效果不好……


林耀荣在他表情变换的时候按了按他的肩,“撑过这段时间,你会很好的。”

他是过来人,运动员的起起伏伏都经历过,他太明白,面对伤痛与未知,人远没有想象中的坚强。而这是一个人的战斗。

“信我。”他说。


席宇辰抬眸看他,年长者话音里的笃定,和当初答应他那一声“能”的时候一模一样。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用三言两就语抚平了他的情绪的,但事情说破后,好像也让他出了口气,年长者掌心的温度传递到他的身体,带来的是一份安定。


他点了点头,说:“好。”


====


温情谈心局原本不是温情谈心局的。

彩蛋解锁我对小席克制的爱。

评论(53)

热度(15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