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北

一些旧文@逆·自闭·北

【半路同程】『第四章』4.4

# 前情提要:席宇辰和怨种老林大吵了一架。期末临近,队中无其他事发生

# 前面修了下,后面新写了大概2000字收个尾儿,诡异的更文法儿又出现了,有人来再看看这章吗(挠头

  

——————

  

4.4

  

一天球队训练,一天集体晨跑,这样的日子,贯穿了周子言大一的冬日。

一直到期末前一周,球队的集体安排才停下来,大家各自去备考。然后自寒假起,再组织为期十天的集训。


周子言的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在上午,交了卷从考场出来,他独自走在从教学楼涌向食堂的人流中,路过球场的时候忍不住驻足片刻。持续一周多紧张的心情终于在这一刻得到疏解,寒假、集训、队友、来年的比赛,生活中多出一些值得期待的事情。

想起后面的安排,他翻出手机给家里去了个电话。


“对,都考完了,还算顺利,基本都复习到了。”他应答着母亲的问话,却听到电话那头突然拔高的声音。

“还不回来?开学就去得早,十一也不见你回家,这都要过年了怎么还要留一段时间,打球打球整天打球,我跟你讲了多少次大学也不能光想着玩,现在考研读研压力多大啊……”

“妈——”少年有点无奈地唤了一声,在这半年家人无数次的质疑中,他逐渐疲于解释球队训练不是在做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游戏,应试教育下长辈对于学业的重视不难理解,但他还是徒生出些许无力感。

“行了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别回来太晚,大过年的不像话。”


挂了电话,周子言站在球场门口,轻轻叹了口气。这半年为了在完成繁重训练的同时抓好专业课,他付出的精力远没有告诉父母的那么轻松,有过因熬夜后训练而和席宇辰爆发的激烈争执,也有两边都肩负沉重压力时的心力交瘁,但队里的前辈为他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席宇辰也时常提醒他们不能丢下学业。

既然选择了这件事情,就总要过的更辛苦些。


大一的考试结束得早,高年级生则普遍要晚几天,席宇辰在天昏地暗赶图的间隙,依旧在抽时间做治疗。

做完三个疗程了,情况好转了不少,刚打完省赛那会儿他的大臂前后活动极其受限,现在不发力的时候已经基本没了痛感。

除了治疗,伤处周边肌群的练习也在进行,这期间没少吃苦头,但总体是有效果的,最近画图累了的时候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身体给出的正向的反馈让他松了口气。

情况好起来,就可以做更多的训练,至少,他想让自己维持在一个可以报名参赛的状态。



集训在考试周正式结束的周末吹响了号角。


“讲一个事情。”站在队伍前面,席宇辰说,“从今天开始,第一周,每天上午室内训练后,全体操场20圈。”

“啊——?”

“不是吧老板!”

队伍中响起一片哀嚎。

每年队伍都会在冬天拉一拉体能,但之前没有上过这么大的量。

被拉进来一起集训的袁旭小声玩笑道:“我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这次集训带上了几个社团里技术相对过关的同学,席宇辰的意思非常明确,为队伍储备人才的事儿,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几个新成员纷纷跟着感慨校队的恐怖,但嘴上闹得凶,大家的眼睛都是亮的,对赛场的渴望,每个人都不输分毫。


席宇辰也知道,这群人闹归闹,真练起来,都是各顶各的拼命,他便也不打断他们的抱怨,等队伍里安静下来才拍拍手开始组织训练。


上午的专项是移动步伐和小球处理,绳梯、折返跑、单兵,这都是练起来非常累,并且达标与否可直接量化的东西,看着席宇辰指挥着几人把两个绳梯摆好并且掏出秒表的时候,大家的心都提了上来。


“七种步伐,先集体做三组,然后开始计时,达标的休息不达标的继续。”青年边说边进行演示,横向、纵向的移动、交叉步、跳步,他脚下又快又准,一套演示赏心悦目,做完了转过来看大家,队友们纷纷一副又想赞叹又临上刑场的纠结表情。


一遍跑下来,席宇辰的心跳也有点加速,他徒自笑了笑,知道现在到底是练得少了,带着喘息,扬手道:“来,我带一队朝哥带一队,先跑三组。”


大家在两边的绳梯前自动分成两队,周子言凑到席宇辰身后排在了第二的位置。他第无数次在看这位前辈做动作的时候产生仰慕的情绪,想要各种意义上的离他更近一点。

席宇辰等大家都站好后,拍拍手:“都跟上别掉队啊,走了。”


第一个人走出约三四个格子后第二个人跟上,席宇辰控制着速度,这次不似演示时那般快。


不出两趟,小腿肚子便传来明显的酸痛感,再多出四五趟,身体重心逐渐变得不好控制,想加速,脚上的速度却不自觉的变慢,眼前的格子交错,咬着牙勉强跑完这一趟,周子言失去控制,踉跄两步,向斜前方扑在了地上。

“怎么样?”

“有没有扭到?”

跟在后边的队友贾舒韩过来扶他,周子言摇摇头表示没事儿。

“自己调整一下,调动肌肉力量去控制,不要盲目追求速度。”席宇辰看他疼得呲牙咧嘴的站回自己身后,开口提醒道。

周子言习惯了他在训练中的严格和冷淡,点点头答应下来。

 

跑完第一组的七个脚步,席宇辰等大家调整了半分钟后,再次示意在起点准备。

心脏砰砰的撞击着胸腔,腿上很酸,胸口也喘得厉害,半分钟的时间好像才刚刚缓过来一点儿,再开始后更难耐的痛苦便席卷了过来。


周子言死死盯着前方青年的身影,把目标锁定为跟着他的动作一步步完成,第二组七趟过后,他双手撑着膝盖,难受的只想就地倒下。


然后是第三组。

队伍里陆续有人跟得艰难,但前面后面都有人,谁也不肯在这时候掉队。


“腿抬高,每一步都做完整!”

“小跑回去不要走!”

“控制控制,不要缺斤少两!”

自己做完后看着跟在队伍后边的队友们,席宇辰提高了声音提醒大家。


绳梯一格约0.5m,空间小排布密,既要保证速度又不能因为心急而把步子迈大,肌肉的疲惫感上来后,想要控制好脚步变得非常困难。

半途摔倒又爬起来继续的,咬着牙全程跟下来的,冲过终点,大家纷纷扶着膝盖喘粗气,第一个项目还没练完,全队就感知到了这十天集训的不易。


这一次休息的时间稍长,五分钟后,席宇辰把秒表甩给简朝,速度测试,45秒以内达标,依旧是他先来。


在席宇辰伤病加重的这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其实更多的是在带训练,很少正儿八经更着队伍一起练。

慕强是人之本能,练体育的更是。太久不见他做这些基础练习,这实在是稀罕事儿,大家围了半圈来看他,等他在起点站好向简朝示意OK,围观的队员们甚至激动地喊起了加油。


“预备——”简朝抬起手按下秒表,“开始!”

青年这一次似乎终于尽了全力,跑了四组之后却比之前的每一次都快,除了加油声,队员们之间开始小声的惊叹。

“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辰哥的水平。”周子言小声道。

一旁的曹越文鼓励他:“总有一天。”

周子言笑笑,又轻轻摇了摇头,在曹越文耳边道,“辰哥我的神。”


冲过终点线,周子言激动的跑过去和他击掌,席宇辰这次揉了揉他的头,转头看向简朝。

简朝扬了扬手里的秒表,“38秒28。”

队员们再次一片惊叹,感觉得到他很快,但当数据摆出来,是更直观的震撼。

席宇辰点了下头,倒没对自己的成绩表示什么,问大家:“接上,下一个谁来?”

周子言站了过去。


“不达标重来哈。”席宇辰又补充强调了一次,“三次还是不达标可以选择继续或者一会儿跑步加五圈。”

周子言点了下头,这会儿却没心思想什么不达标的后果,被席宇辰激起了兴奋劲儿,他按捺不住自己想挑战的心。


前两趟是纵向的一步一格和两步一格,小步移动过程中,太想求速度,重心很容易前倾,第二趟临近终点的时候,周子言又失了平衡。

Fxxxxk!随着膝盖砰一声砸在地上,周子言在心里爆了句粗口,顾不上疼,他快速地爬起身往回跑,并用目光去找席宇辰,不出意外,青年冷着面色道:“跑完。”


脚下还在移动,挫败感也同时地涌了上来,这次的成绩绝对没办法达标,但秒表在继续,队友们也都看着他,他没有停下来的选择。就像比赛没有重开的选项,他能做的,也只有把接下来完成得漂亮,尽可能多的抢回来一点时间。


“52秒38。”没有照顾他的失误,停下来后简朝报出成绩。周子言走回起点处,撑着膝盖,磕在地上的部位,后知后觉的涌上痛意来。


席宇辰盯着场上的下一位队友,没看他,周子言便也随着他的视线看向场上的队友,模拟着自己在做动作时的感觉,无视掉心头那点说不上来的情绪,跟自己说下一次一定要达标。


参加本次集训的共20人,一遍过后12人达标,得到允许后大家在地上坐下休息,周子言正要过去跑自己的第二次,却见席宇辰率先站上了起点。


青年没多解释,只是示意简朝计时,他的动作依旧保持着轻盈快速,但高强度的消耗下,肯定是会累的,擦过身边时明显的喘息声不会说谎,相比其他人,他不过是更习惯于疲惫状态下的忍耐与对自己的调动。

这一次的时间是37秒56,竟比上一次更快,席宇辰听到成绩后轻轻点了一下头,在队友们的惊呼声中表现的有些过分冷静。

毕竟,于他而言,这种程度的练习,只是曾经那些经历中的一个非常小的缩影,做不到要加罚,达标才是理所当然。


周子言迎着他回来的身影走向起点,目光对视,无声的力量传递,少年点了点头。


想好要领,一步一步来。他在心中默念。几次深呼吸后,随着一声令下,他快速地移动起来。


是真的已经很累了,刚一起步,他就感觉到了身体的沉重。每一轮必然都比前一次更难,但席宇辰既然提出这种训练要求,就是要他们不断地去磨练自己的意志。

控制住,不要急。他一遍一遍地默念,盯着眼前的格子,让自己尽可能精准的迈出每一步。


五趟之后,他腿软的几乎站不稳,而最后两趟是开合跳和z字形跳步,是最难熬的两项。


“坚持坚持住!”席宇辰站在场边拍了拍手冲他喊,“还有十五秒,核心发力,保持好不要抢。”

一字一句落进脑海,让他在崩溃边缘拉回了自己的理智,接着他又听到了几声“加油”和“坚持”,身体上疲惫至极,而脑海中绷着一根弦,只能一刻不停的继续向前。


眼前的格子越来越少,保持重心,一步一步做,坚持!眼看着最后一个格子,他跳进去,再跳出来,冲过终点,在准备跌倒在地的前一秒被曹越文一把捞住。

缓了两秒,没听到成绩,他疑惑地抬头去看,简朝手中的秒表已经清零了,席宇辰却告诉他,慢了0.3秒。


怎么就……

精疲力竭时期待破空的感觉让他瞬间红了眼睛,他望向席宇辰,眨了眨眼睛,有一霎那真想听到一句“可以了”,可青年不动声色,对他说,“歇一下再来。”


周子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他知道在席宇辰这里从来没有通融可讲,却不知道,刚刚的成绩其实是达标后席宇辰虚报给他的。


太累了。疲惫与失落交杂,他撑着膝盖,低头调整自己的情绪,刚刚摔过的地方还隐隐作痛,他闭着眼睛拼命的给自己灌输,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不准许自己有一点点委屈,小孩儿骨子里那种特别能较劲的模样露了出来,他恶狠狠地想,你说不行,那我一定要做到行。


一只手捞着他的胳膊把他拉到身边,简朝抬手压了压他的肩膀。

周子言明白他无声的鼓励,咬着牙点了点头。


第二轮过后,没达标的只剩下六人,人少了休息的时间也短了,周子言这会儿腿上还酸着,对自己这一次能不能达标其实心里也没底。

他正要硬着头皮走过去,却见席宇辰第三次站上了起点。


周子言有点发愣,但看着青年认真坚定的表情与脚下快速的动作,眼眶竟又有些发酸。

“38秒02。”完成后简朝把成绩报给他,在一片叫好声中,席宇辰的脸上却闪过一丝阴霾。

他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掌心,似乎低声骂了一句。

周子言不知道他怎么了,担忧的一直盯着他,席宇辰抬头看了他一眼,恢复了严肃的神色,道:“继续。”


“怎么了?”简朝凑过来,在他耳边小声问。

“不行啊。”席宇辰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差远了。”

简朝皱了皱眉,侧头盯着青年凌厉的眉眼。

席宇辰偏过头和他对视,恍惚了一下后,把自己从突然涌起的自我较劲的狠戾念头中拽了出来,吐出一口气,轻轻笑了下,“我说我自己。”


简朝听他这么说,却没能舒展开皱着的眉头,正想说点什么,却听青年突然拔高了声音。

“脚下控制住。”

“不要乱!”

“周子言,坚持!”


一声声提醒落在周子言的脑海中,然后循环播放,快,快,再快!最后一趟,一定要坚持住!

冲过终点后,他踉跄着跌在曹越文怀中,还没缓过一口气,就迫不及待地抬头去看简朝,青年冲他比了一个大拇指。

“43秒53。”

周子言长长吐出一口气,双手捂住脸,浓重的疲惫终于排山倒海的涌了上来。


三组过后,没达标的还剩下四人,席宇辰看向他们。

“md你是真要搞死我们。”尹恒含恨的吐槽他一句,领起罚来却领的心甘情愿,剩下三人相互看看,也都选择了罚跑。

席宇辰没再为难他们,示意全体休息一下后练下一项,转身却对简朝说:“再帮我记一组。”

简朝蹙眉,一把拽住他的胳膊,“你又要干什么?”

席宇辰挣了一下,没挣开,便轻轻笑了下,“没达标啊。”

简朝皱着眉看他:“多少算达标?”

“超过第二次。”席宇辰拍了拍他拽着自己的手,示意自己没事不用担心,接着便站在了起点。


许久不见他这么玩命,简朝不知道他抽哪门子风,但又拗不过他,遂尽职尽责的给他掐表。


心跳剧烈,肌肉酸软。

谁准你停下了?快!再快一点!把自己逼到撑不住的时候,脑海中不自觉又响起了曾经训练馆里严厉的令人畏惧的声音。

练不动也得练,必须比上一次更快。这是在他的认知中约定俗成的一条线,但细想想,多久没有这么逼自己了?


那天在球场上被老林抓住,林耀荣问他,你是真的不想回到职业赛场了吗?他给不出答案,但他突然又在问自己,你还把自己当作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运动员吗?

既然想改动作,想珍惜最后一年的赛场,那能不能拿出职业运动员的态度?不是说这场比赛值不值得他这样去对待,而是说如果他对过去的自己还有这样一种身份认可,那在训练场上就应该拿出当年的状态,不然有什么脸去说要拿成绩?


老林知道怎么才能刺激到他,他也确实没办法忽视掉这些声音,自我苛求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既然还能练得动,还想打比赛,那就得再努力一点。


简朝看着场上的这人,青年一双眼睛里透着决绝的狠劲儿,他不知道这人在走路都要提起一口气才迈得开步子的情况下,是怎么不断加速地撑下这套练习的。按下秒表的一刹那,心中着实松了口气。


“舒服了?”简朝第一瓶水给他,“一大早就往死里折腾,后面那么多内容呢练不练了?”

席宇辰平复了下呼吸,在好友的注视下遂坦坦荡荡承认道,“不好意思,有点上头,失态了。”

简朝给他顺了顺后备,“悠着点儿。”

  

========

  

大家好,不好意思我滚回来更文➕回评论了,这章一直没回大概是因为写得不满意到了评论都不敢看的地步…明天或者后天尽量再更一章吧,久等了555

评论(46)

热度(19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2. S.逆北 转载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